470210_454421687949879_859053067_o  

圖片轉自Facebook-李宗玉

這是一本來自對岸的書籍 - 別笑,一本正經的文言文

由新星出版社 2010年7月出版

強力推薦,諸葛亮的前出師表,大陸的網民翻譯,簡直是現代版江湖話術了。國文課要能這麼配合著上課(可別當成主要內容),不是挺有趣嗎?當然,原文還是要講解的,附錄於最後喏。

黑幫版前出師表,諸葛亮

你亮叔我跟你講幾句:
你爸當年出來混,半道上就給掛了;現在地盤又分成三塊了,益州好像咱也罩不住了,這世道眼瞅著要悲劇。但是你爸留下的保鏢都還很忠心,出去砸場的那些二杆子也都是不要命的,這些都是看在你爸往日給錢給女人的份上,現在想報答罷了。叔現在就希望你放機靈點,完成你爸的遺願,讓兄弟們也揚眉吐氣;千萬不要把自己當成不值錢的蔥,把弟兄們的心給屈了。

你家裡、咱幫裡,都是一起的,該批評誰該削誰,一定要一碗水端平;不好好幹的,給咱整天惹事的,以及為人忠厚實在的,都應該按照幫規處置,該剁手的剁手,該發錢的發錢,這能說明你對大家都一樣,你也不要偏誰向誰,讓大家起了二心。小郭,小費,小董,人都實在,事情辦的周全,你爸特別看得起,叔認為幫裡的大事小情就交給他們;老向性子好得很,人也猛得很,能打能殺,你爸說過「能幹」,不行就提拔一下,叔覺得砍人的事就交給他,肯定能擴大咱的地盤,以後沒人敢惹咱。

幫裡開始為啥紅火的很,還不是一直拉攏實在人,攆走沒本事的,後來為啥被別人逼得走投無路,還不是身邊都是一群光會耍嘴的混球——你爸每回跟叔閒扯的時候,把個胸口能捶青。還有那些侍中、尚書、長史、參軍,都是叔的拜把子,你一定要相信他們,咱發揚光大就有戲了。

叔本來是一個種地的,在南陽有一畝二分地,在這個人砍人的時代,叔不想砍人,只希望不被人砍。你爸不嫌叔慫,三天兩頭的往叔屋裡跑,問我如何管理幫派,我感激得眼淚嘩嘩的,從此跟著你爸四處砸場在搶地盤。後來本幫被人火拼,叔死命硬抗,到現在已經二十多年了。

你爸也知道叔精的跟個猴一樣,所以掛之前把大事都交給我,自從換了你當新扛把子,叔天天睡不著,害怕把老大的心給屈了,所以五月份領著弟兄們開著船過了瀘河,到那個鳥都不拉屎的地方,把該擺平的都擺平了。現在南方沒人敢蹦躂,咱的手下也個個兵強馬壯,應該好好讓兄弟們,放鬆一下,去個夜店啥的。再把中原打拼回來,把那些沒良心的,耍奸偷滑的統統拾掇了,把咱那些長老級人物重新扶起來。這樣叔也就對得起死去的你爸了。至於啥事咋弄,好話壞話,就靠小郭,小費,小董。

這一回你亮叔是去砍那些王八蛋的,砍不成回來你咋辦都行。如果沒人給你說好話,叔就找小郭,小費,小董,還不信他們能翻了天了。你也應該好好的想想你爸的事。你叔我這裡肯定很感激。

叔馬上就要閃人了,眼淚嘩嘩的,都不知道胡咧咧了些啥東西。

原文 前出師表 諸葛亮

臣亮言: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敝,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衛之臣,不懈於內;忠志之士,忘身於外者:蓋追先帝之殊遇,欲報之於陛下也。誠宜開張聖聽,以光先帝遺德,恢弘志士之氣;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義,以塞忠諫之路也。宮中府中,俱為一體;陟罰臧否,不宜異同:若有作奸犯科,及為忠善者,宜付有司,論其刑賞,以昭陛下平明之治;不宜偏私,使內外異法也。侍中、侍郎郭攸之、費依、董允等,此皆良實,志慮忠純,是以先帝簡拔以遺陛下:愚以為宮中之事,事無大小,悉以咨之,然後施行,必得裨補闕漏,有所廣益。將軍向寵,性行淑均,曉暢軍事,試用之於昔日,先帝稱之曰“能”,是以眾議舉寵為督:愚以為營中之事,事無大小,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陣和穆,優劣得所也。親賢臣,遠小人,此先漢所以興隆也;親小人,遠賢臣,此後漢所以傾頹也。先帝在時,每與臣論此事,未嘗不嘆息痛恨於桓、靈也!侍中、尚書、長史、參軍,此悉貞亮死節之臣也,願陛下親之、信之,則漢室之隆,可計日而待也。

臣本布衣,躬耕南陽,苟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顧臣於草廬之中,諮臣以當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許先帝以驅馳。後值傾覆,受任於敗軍之際,奉命於危難之間:爾來二十有一年矣。先帝知臣謹慎,故臨崩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來,夙夜憂慮,恐付託不效,以傷先帝之明;故五月渡瀘,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甲兵已足,當獎帥三軍,北定中原,庶竭駑鈍,攘除奸兇,興復漢室,還於舊都:此臣所以報先帝而忠陛下之職分也。至於斟酌損益,進盡忠言,則攸之、依、允等之任也。願陛下托臣以討賊興復之效,不效則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靈;若無興復之言,則責攸之、依、允等之咎,以彰其慢。陛下亦宜自謀,以諮諏善道,察納雅言,深追先帝遺詔。臣不勝受恩感激!今當遠離,臨表涕泣,不知所云。

12357462_11n 

【作者簡介】

童亮 江湖人稱“亮叔”,其作品霸佔多家文學網站點擊排行榜、訂閱排行榜榜首,所謂傳說中的“網絡大神”。

【內容簡介】

史上最“邪惡”的文言文翻譯!一本超越《別笑,我是高考零分作文》的神書!現代語翻譯古代文言文,雷翻宇宙,震撼地球!“《出師表》:你亮叔我跟你講幾句:你爸當年出來混,半道上就給挂了;現在地盤又分成三塊了,益州好像咱也罩不住了,這世道眼瞅著要杯具了。但是你爸留下的保鏢還很忠心啊,出去砸場的那些二桿子也都不想要命了,這些都是看在你爸往日給錢給女人的份上,現在想報答罷了……” 同時亦有《春哥傳》、《曾哥傳》、《鳳姐傳》、《犀利哥傳》等當代“文言經典”篇目,以及英文版的《奧巴馬演講稿》文言文翻譯,經典英文歌曲《加州旅館》文言文翻譯…… 《別笑,一本正經的文言文》為 “嘿色幽品”(國內首個最具草根智慧的幽默圖書品牌)係列首批主打圖書。

一篇不正經的序

子早就曰過:“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但不幸,很多人都翻譯錯了。這句話的準確意思是:“學了(文言文)並且用時髦的語言解讀它,不也是很搞笑的嗎?”

可見,孔子認為:第一,文言文是有趣的;第二,學文言文要與時俱進,用現代口味去解讀。但可惜,孔子的後代——孔乙己們當了我們的老師,把有趣扔在一邊,把之乎者也和回字的四種寫法寫上黑板。學習文言文,就成了學生必須經歷的酷刑之一。

此酷刑有諸多要點。比如,有話倒著說,美其名曰倒裝句;比如錯字連篇,美其名曰通假字;比如死板套路,美其名曰固定結構;比如為了多賺稿費湊字,美其名曰語氣助詞;比如為了省力氣詞性不分,美其名曰詞性活用……從此,文言文如唐僧的緊箍咒:聽不懂啥意思,但會讓人頭痛。同時對于古人,我們既憎恨,又同情。憎恨他們寫了那麼多文言文,同情他們不得不在無趣中頭痛一輩子。

直到我們看到本書中的文言文,我們確信,古人絕對不是無趣致死的,而有可能是笑死的。我很不正經的告訴你:這是一本正經的文言文,裏面說的都是一些不正經的正經事兒。

所以請拿到此書的讀者注意!如果你是肺活量沒有達到3000以上的男性,或者是肺活量沒有達到2000以上的女性,那就要小心了!因為此書可能引起您長久的張口爆笑,以至您的供氧不足,從而導致昏迷、暈厥、休克等等突發狀況。

對于這本不正經的書,我們還是要說幾句正經的。巴菲特說過:“如果你走上了錯誤的道路,再奮力的奔跑也是沒有用的。”我們就是想通過對文言文的現代解構和解讀,讓大家容易地去理解文言文,更多地去發現文言文的可愛,忘記它形式上的枯燥。但在愛上文言文之後,大家自然會發現原以為的枯燥背後,文言文竟有如此驚艷的文字之美、節奏之美。

當然,這本書並不能直接改變試卷上的分數,也不能讓你瞬間理解了孔子老子莊子的內心世界。它只是提示大家,學古文不要局限于字、詞、句、段、篇、章,要注重閱讀背後的閱讀,也就是對文言文的背景進行閱讀,這種背景不僅僅是歷史背景和文化背景,更重要的是情感背景。情感上的溝通,有助于對語言文字的溝通。

一定會有專家對這本書恨之入骨。因為它“褻瀆”了文言文的莊重和古人的情操,因為它會“誤導”一部分讀者對古文的認識。但我們真希望他們知道,讀者的智商遠在他們的想象之上。至于誤導,如果學生們都能像書中文章的作者,把古文和今文轉化得爐火純青似玩于股掌之間……那,我們還有什麼可擔心的呢。

乍一看以為是亂碼……翻譯完這篇古文後,一中文博士精神崩潰了。

1.趙元任《施氏食獅史》

石室詩士施氏,嗜獅,誓食十獅。施氏時時適市視獅。十時,適十獅適市。是時,適施氏適市。氏視是十獅,恃矢勢,使是十獅逝世。氏拾是十獅屍,適石室。石室濕,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氏始試食是十獅。食時,始識是十獅,實十石獅屍。試釋是事。

2.楊富森《于瑜與余欲漁遇雨》

于瑜欲漁,遇余于寓。語余:“余欲漁于渝淤,與余漁渝歟?”

余語于瑜:“余欲鬻玉,俞禹欲玉,余欲遇俞于俞寓。”

余與于瑜遇俞禹于俞寓,逾俞隅,欲鬻玉于俞,遇雨,雨逾俞宇。余語于瑜:“余欲漁于渝淤,遇雨俞寓,雨逾俞宇,欲漁歟?鬻玉歟?”

于瑜與余禦雨于俞寓,俞鬻玉于余禹,雨愈,余與于瑜踽踽逾俞宇,漁于渝淤。

3.《季姬擊雞記》

季姬寂,集雞,雞即棘雞。棘雞饑嘰,季姬及箕稷濟雞。雞既濟,躋姬笈,季姬忌,急咭雞,雞急,繼圾幾,季姬急,即籍箕擊雞,箕疾擊幾伎,伎即齏,雞嘰集幾基,季姬急極屐擊雞,雞既殛,季姬激,即記《季姬擊雞記》。

4.《遺鎰疑醫》

伊姨殪,遺億鎰。伊詣邑,意醫姨疫,一醫醫伊姨。翌,億鎰遺,疑醫,以議醫。醫以伊疑,縊,以移伊疑。伊倚椅以憶,憶以億鎰遺,以議伊醫,亦縊。噫!亦異矣!

5.《易姨醫胰》

易姨悒悒,依議詣夷醫。醫疑胰疫,遺意易姨倚椅,以異儀移姨胰,弋異蟻一億,胰液溢,蟻殪,胰以醫。易胰怡怡,貽醫一夷衣。醫衣夷衣,怡怡奕奕。噫!以蟻醫胰,異矣!以夷衣貽夷醫亦宜矣!

6.趙元任《熙戲犀》

西溪犀,喜嬉戲。席熙夕夕攜犀徙,席熙細細習洗犀。犀吸溪,戲襲熙。席熙嘻嘻希息戲。惜犀嘶嘶喜襲熙。

7.《饑雞集磯記》

唧唧雞,雞唧唧。幾雞擠擠集磯脊。機極疾,雞饑極,雞冀己技擊及鯽。機既濟薊畿,雞計疾機激幾鯽。機疾極,鯽極悸,急急擠集磯級際。繼即鯽跡極寂寂,繼即幾雞既饑,即唧唧。

8.《侄治痔》

芝之稚侄郅,至智,知制紙,知織幟,芝痔炙痔,侄至芝址,知之知芷汁治痔,至芷址,執芷枝,蜘至,躑侄,執直枝擲之,蜘止,侄執芷枝至芝,芝執芷治痔,痔止。

9.最後也是最變態的:《羿裔熠邑彝》

羿裔熠①,邑②彝,義醫,藝詣。

熠姨遺一裔伊③,伊儀迤,衣旖,異奕矣。

熠意④伊矣,易衣以貽伊,伊遺衣,衣異衣以意異熠,熠抑矣。

伊驛邑,弋一翳⑤,弈毅⑥。毅儀奕,詣弈,衣異,意逸。毅詣伊,益伊,伊怡,已臆⑦毅矣,毅亦怡伊。

翌,伊亦弈毅。毅以蜴貽伊,伊亦貽衣以毅。

伊疫,囈毅,癔異矣,倚椅咿咿,毅亦咿咿。

毅詣熠,意以熠,議熠醫伊,熠懿⑧毅,意役毅逸。毅以熠宜伊,翼逸。

熠驛邑以醫伊,疑伊胰痍⑨,以蟻醫伊,伊遺異,溢,伊咦。熠移伊,刈薏⑩以醫,伊益矣。

伊憶毅,亦囈毅矣,熠意伊毅已逸,熠意役伊。伊異,噫,縊。

熠癔,亦縊。

注解:

①熠:醫生,據說為後羿的後裔。

②邑:以彝為邑,指居住在一個彝族聚居的地方。

③伊:絕世佳麗,儀態萬方,神採奕奕。

④意:對伊有意思,指熠愛上了伊。

⑤翳:有遮蔽的地方,指伊遊弋到了一個陰涼的地方。

⑥毅:逍遙不羈的浪人,善于下棋,神情堅毅,目光飄逸。

⑦臆:主觀的感覺,通“意”,指對毅有好感。

⑧懿:原意為“懿旨”,此處引申為要挾,命令。

⑨胰痍:胰臟出現了瘡痍。

⑩刈:割下草或者谷物一類。薏:薏米,白色,可供食用,也可入藥。

《羿裔熠邑彝》翻譯文:

據說那個射死了9個太陽的後羿留下了一個名字叫熠的後裔,

熠居住在彝族人的地盤上面,

所謂“不為良相則為良醫”,鑒于祖先不積德連恒星都敢破壞,

估計自己當良相比較渺茫,

于是決定從醫,

在杏林中素有義醫之稱,

其實就是幫人看了病但是病人不給錢,

而他寄人籬下不敢逼債只好作罷,

這樣的事發生多了,

自然那些沒有給錢卻又被醫好的人為了平衡心理就送了他這個反正不用出錢的稱號。不過客觀地講,熠在醫學上面還是很有造詣的。

熠的姨媽不幸病死了,

留下了一個女兒叫做伊,

伊真是名如其人,

大有眾多詩詞中咏唱的“伊人”般的夢幻色彩,

不但儀態萬方風情萬種,

而且穿著打扮很有品位猶如仙人下凡,

更加讓人驚訝的是她氣質極佳神採奕奕,

恐怕是能夠迷死上帝。

真可謂:

伊人

長空酒冷我獨倚,

一睹佳人心飄逸。

踏出蠻夷生雙翼,

摘星撈月只為伊。

 

熠不由自主地愛上了伊,

在那個婚姻法還不健全的年代,

表哥表妹的關係就像當今學校裏面異性的同桌關係一樣曖昧。

熠開始他的追求戰略,

首先因為伊喜歡買衣服,

所以熠送了一件非常奢華漂亮的衣服給伊,

當然直接導致的結果是熠在下個季度中都吃不上葷。

伊看都沒有看一眼就把熠買給她的衣服丟給了一個衣不蔽體的丐幫弟子。

不但這樣,

伊還穿上一件自己買的新衣服,

伊用這種方式向熠透露出了她的“love message”,翻譯成現代語言就是:“你丫想追我,這輩子多積德,看看下輩子有沒有機會吧。”

熠頓時鬱悶。

 

可算是:

伊之意

杏林馳騁為良醫,

願棄功名遂伊意。

可憐佳人不戀熠,

衣帶迤旖常追憶。

伊為了躲避熠的追求倍感尷尬,

不能夠老是裝手機沒電不能回短信,上次謊稱卡上沒錢被熠自作多情充值之後,

伊決定還是到一個永遠不在服務區的地方比較安全。

于是她悄悄地逃到了一個叫“邑”的地方。

熠這樣的人也挺可憐的,

追MM追到MM都遠走他鄉躲開他,

不過伊也很可憐,

被一個自己永遠不可能愛上的人愛上也是痛苦。

那天天氣很熱,

伊遊弋到了一棵樹下陰涼的地方看到有人在下棋,

她一時手癢,

就和一個叫毅的人下了起來。

話說那個毅可謂是高大威猛玉樹臨風,

一副逍遙不羈的浪人打扮,

毅在下棋的過程中不斷地指點伊,

伊不由得對毅在下棋上面的造詣佩服不已,

感覺到了一種發自肺腑的高興,

那顆少女的芳心一不小心就被毅俘獲了。

當然,

與此同時,

毅也死心塌地陷入了情花的謎團中。

 

第二天,

天剛蒙蒙亮,

伊就來到那棵樹下,

那裏已經有一盤棋為她擺好了。

兩人開始了棋局上的廝殺,棋盤之上的兩人的眼神已經糾纏在了一起。

毅身邊徘徊著他的寵物:一只蜥蜴。

它也嗅到了空氣中纏綿的氣味,在高興地搖著尾巴。

時間非常配合相對論,

不知不覺又到了兩人告別之時,

毅拾起蜥蜴送給了伊,

伊也把隨身帶來的一件昨天熬夜為毅制作的衣服送給了毅。

 

讓人感慨道:

愛情的堅毅

駿馬有眷念草原的情意

大海一直渴望吻到飛鳥的雙翼

青春在洋溢

亞當和夏娃的後裔

披上了戀人織就的新衣

一樣會感染上愛情的瘟疫

哪怕只能夠得到一段會漸漸褪色的回憶

我也要追逐那心靈片刻的安逸

第十九課 童話故事文言版之《灰姑娘》

作者:方柯

昔有一富人,其妻病危,喚其獨女至前曰:“吾兒,母去後,黃泉之下亦佑汝。”言迄即卒。

富人葬之于後園,其女良孝,日至墳前垂淚,冬夏不改。

然冬去春來,人過境遷,富人繼娶一婦,其婦先有兩女,與之俱來。二女皆貌妍心惡,甫至即指其繼妹曰:“此飯囊之輩焉可登堂入室?吾家不容白食之徒,速至廚下,以供粗使!”乃剝其華服,以敝衣衣之,嘲而驅之入廚。

女每日未及窗白即起,擔水燒火、為炊浣衣,無片時閒暇,二惡女漠然視之,時或打罵。捱至夜,已筋疲力盡,然無床可眠,乃臥于灶旁灰燼中,灰土滿身,二女因以“灰姑娘”喚之。

一日,富人欲之市,問繼婦之二女願何物為禮。一叫曰:“華服美裳。”一叫曰:“珠寶珍玩。”又問灰姑娘,灰姑娘曰:“父歸時,若有觸冠之枝,願折贈我。”富人之市,購二惡女所欲之珠寶裳服。歸,途經密林,一榛枝觸其首,幾掃落其冠,因折以攜之歸,贈與其女。灰姑娘植之于先母墳前,日三臨泣,淚灑于枝,枝長而成嘉樹。一小鳥飛來,築巢于其上,灰姑娘常與之言,後灰姑娘所需之物,鳥即銜來予之。

適王欲為其子擇妃,盛宴三日,國中貌美少女受邀者甚眾,二惡女亦在其中。二女喚灰姑娘至前,命曰:“吾等欲之國宴。汝來,為我梳頭更衣,係我帶,拭我屨。”灰姑娘亦欲前往,聽命為二惡女粧扮畢,不禁落淚。求其繼母,繼母曰:“嘻!汝亦欲往?汝衣何衣?汝無華裳,又不能舞。嘻!汝亦欲往?”灰姑娘哀哀求之,繼母厭曰:“此盆中之豆,吾傾于灰堆,一時辰之內,汝能盡拾之,即可往。”言畢,傾豆入灰而去。

灰姑娘無奈,奔入後園喚曰:“空中之鳥,祈請下翔;白鴿斑鳩,飛來我房;燕雀烏雀,暫停汝唱;助我拾豆,遂我願望。”

空中翔鳥接踵而至,自廚窗入落于灰堆,以喙啄拾,置豆于盆中,豆已拾盡,時方過半。灰姑娘喜而謝之,群鳥又自窗飛去。

乃端盆示繼母,以為可遂己願。然繼母背其言曰:“腌股賤婢,汝無華服,又不能舞,安敢癡望?”灰姑娘求之益哀切,繼母欲絕其望,故以言難之曰:“半時辰之內,汝能于灰中拾兩盆之豆,方可往。”傾豆二盆于灰,並攪之,揚長而去。

灰姑娘喚鳥如前,群鳥又至,啄拾其豆,置之于盆,漏方二刻,豆已盡拾。群鳥去後,灰姑娘以豆示繼母,然繼母曰:“絕汝望矣,休再徒勞。汝無華服,又不能舞,徒丟我等顏面。”言畢與夫及二女,揚揚而去。

人去室空,灰姑娘獨至榛樹下,泣曰:“榛樹榛樹,祈請助吾,榛葉搖搖,賜我華服。”

小鳥飛出,予之金銀織衣並絲履。灰姑娘衣之,至于王庭。華裳襯之,高雅絕塵,秀美無匹,眾人視之若天人。父母與姊皆不能識,以之為異國公主。

王子見之,立請其共舞,寸步不離,眼中再無他人。每有人向其請舞,王子皆拒之曰:“此我舞伴也。”舞至深夜,灰姑娘方憶及歸家。王子極欲知其所,故請陪送之,灰姑娘應之,然趁其不意而走,王子緊追不舍,乃跳入鴿房,嚴閉其門。王子守之至富人歸,告之曰:“君之鴿房,王庭共舞之無名女匿于是。”因破門以入,未料其中空無一人,王子失望而歸。父母入門時,灰姑娘已著其敗衣臥于灰堆之側。初,灰姑娘甫入鴿房,即自墻洞中穿出,至于榛樹之前,脫其華服,令小鳥銜去,己返至廚中,衣其敝衣,臥于灰側。無人知之曾離也。

次日,伺家人去,灰姑娘復至樹下曰:“榛樹榛樹,祈請助吾,榛葉搖搖,賜我華服。”

小鳥又至,予灰姑娘之服倍麗于前者。灰姑娘至于王庭,眾望之驚艷。王子候之已久,立上前挽其手,請其共舞。每有人請舞,王子皆拒之如昨。至夜欲歸時,王子亦尾之,然灰姑娘又伺機脫身,跳入後園。園中有一大梨樹,果實累累。灰姑娘匿于樹上,王子未見其人,唯守至富人歸。告之曰:“君之梨樹,王庭共舞之無名女匿于是。”富人疑為灰姑娘,乃令人取斧斫樹,樹倒于地,空無一人。父母入門時,灰姑娘已著其敗衣臥于灰堆之側,初,灰姑娘趁王子不備,自樹後跳下,如前脫其華服,著其敗裝。

次日,家人去後,灰姑娘再至樹下曰:“榛樹榛樹,祈請助吾,榛葉搖搖,賜我華服。”

其良友又予之益艷之華服,並純金織就之舞履。灰姑娘至于王庭,眾望之啞口無言,皆為其美絕倒。王子獨與之舞,凡請舞之人概拒之。午夜將近,王子又欲陪送之,暗自曰:“此番必不能令其消失于吾前。”然,灰姑娘終設法脫身,匆忙之中,失其左履。

王子拾履,翌日告其父王曰:“我必欲娶其足正合此履者為妻。”

二惡女聞之甚喜,因其皆有美足也,自以必合金履。其姊先試之,然其趾不能入,其母曰:“無他,切之,汝為王後,何須以足行?趾無用矣,”女然其言,忍痛切其一趾,勉著之。王子見其著履,以之為新娘,攜之去,並轡而行。途經後園榛樹,一鳥于上歌曰:“且歸,且歸,履不適足,此女必偽。歸覓汝婦,此女其非。”

王子聞之,下馬視其足,血流至踵,王子知為詐,掉馬而歸,令次女試其履。其妹試之,踵不能入,母令其削踵以試,勉著之至王子之前,王子見其著履,以為新娘,乃攜之去,並轡而行。途經後園榛樹,鳥又于上歌曰:“且歸,且歸,履不適足,此女必偽。歸覓汝婦,此女其非。”

王子低頭視之,血染其襪,王子歸曰:“此女亦非,汝更有女乎?”富人曰:“無也。然,有先婦之女一,名曰灰姑娘,腌臜不堪,定非新娘。”然王子必令之試履,灰姑娘凈其手面,方入問安,彬彬有禮。王子命予之履,履合其足,天衣無縫。王子細詳其面,識之。喜曰:“此正吾妃也!”母與二姊大驚失色,且妒且怨。王子攜之去,路經榛樹時,小鳥歌曰:“且歸,且歸,履適其足,此真汝妃。白首恩愛,之子同歸。”

歌畢,小鳥飛落于灰姑娘之肩,與其同歸王庭。

第二十課 童話故事文言版之《白雪公主》

作者:方柯

時值嚴冬,大雪紛飛,一美後憑窗而坐,為其幼女針黹,朔風卷雪,飄落烏木窗臺。後之指不慎為針所傷。鮮血點染落雪。後因感而禱曰:“願吾女肌膚勝雪,血色紅艷,發若烏木。”

其女漸長,果如其願。鴉鬢如墨,艷若丹霞,膚白如雪,因名之曰:“白雪公主。”

然人世無常,公主未及長成,後即染病仙逝。

王繼娶一婦,甚美艷,然性自矜善妒。聞他人之美勝于己則怒。有魔鏡一面,能人語,言萬事。常臨之自賞,問之曰:“鏡告我,孰為世上最美之人?”

鏡答曰:“娘娘最美,蓋世無匹。”後聞之則喜而笑。

然公主漸大,益愈秀麗,至七齡,已燦若春光,美逾繼母。一日,後詢鏡如常,鏡忽易其言曰:“後美甚,雖然,白雪公主美逾汝。”後聞之色變,既妒且怒,遂喚一仆近前,命之曰:“汝攜白雪公主入林而殺之,剜其心予吾。”

仆攜公主去,入林欲殺之。公主哀哀而告,仆不忍,乃縱之。獵一小鹿而代,剜其心,返報後。

白雪公主孤身徘徊,心甚恐,獸吼之聲在側,而無一害之。至夜,遇一小屋,當是時,公主疲憊已極,遂入之求宿。屋頗凈潔,內無人,中有一桌,上置七盤,盤中皆有食,盤側各有一杯,皆有酒,另有刀叉等物,式式各七。貼壁有七床。

公主饑渴難禁,遂稍食各盤中食,稍飲各杯中酒。吃喝畢,公主欲稍歇,然各床非長既短,唯末一正合,公主臥于上,迅即入眠。

未幾,主人歸,乃掘金山穴之小矮人七也。七人即入,便覺屋中之物已為人所動。

一曰:“誰曾坐我凳?”

一曰:“誰曾吃我食?”

一曰:“誰曾食我面包?”

一曰:“誰曾動我匙?”

一曰:“誰曾用我叉?”

一曰:“誰曾使我刀?”

一曰:“誰曾飲我酒?”

其一步至床前,叫曰:“誰曾睡我床?”余者聞言而來,擾嚷紛紛,因各床皆有睡臥之余跡也。最末一人見白雪公主臥于其床,乃喚其同伴,提燈而照之,俱訝其秀美。且喜且憐。未敢驚動。

翌晨,公主覺,見眾矮人圍其側,頗驚懼,矮人安之,詢其名,問所從來,公主俱答之,述其身世備詳。矮人皆憫而嘆。遂容留公主于室。

七人乃每日入山尋金,公主為炊灑掃,漿補紡績,矮人告之曰:“吾等恐毒後將知,前來害汝,嚴守房門,莫令人入。”

後見小鹿之心,以白雪公主已死,天下最美之人舍己無他,甚自得,揚揚于鏡前問曰:“鏡告我!孰為世上最美之人?”

鏡答曰:“娘娘之美,此地無人可比。雖然,高山之外,樹蔭之下,矮人之居,白雪公主匿于是,噫!其美娘娘莫能匹也!”

後大驚,方知仆言為詐。怒氣衝天,必欲殺公主而後快。乃偽為一走鄉販貨之嫗,至矮人之所,叩門叫賣。白雪公主自窗詢之,嫗乃以好貨相詐,曰:“吾有各色緞帶,俱上上之品。”公主素純良,未能識其偽,因啟門納之。嫗入而諛曰:“君何其美也,然君胸帶已敝,不堪襯君之嬌艷,竊願以吾之美帶飾君。”公主萬不能料其中之詐,從其言。嫗乃為其係帶于胸,猛然狠勒之。公主窒息倒地,狀若已卒。毒後見狀笑曰:“汝之美今畢于此!”怡然而去。

至夜,七矮人歸,見公主仆于地,狀若卒,大驚失色。立扶之起,以剪斷其帶。稍頃,公主漸有息,片刻方蘇。告矮人以始末,眾矮人曰:“此嫗必毒後也。此後吾等未歸,萬莫納人入。”

毒後歸,急至鏡前,問以常言。未料,鏡依前答曰:“娘娘之美,此地無人可比。雖然,高山之外,樹蔭之下,矮人之居,白雪公主匿于是,噫!其美娘娘莫能匹也!”

毒後知公主未卒,益怒,切齒欲碎。復飾為一嫗,非同前者,攜一毒梳,至矮人之居,叩其門叫賣。白雪公主聞之,啟門微隙,自中曰:“吾不敢納人入。”

毒後忙曰:“君但一觀吾梳即可。”乃自隙中遞入。此梳頗精美,公主見而愛之,欲梳頭以試,梳適觸發,藥力便發,公主仆地昏死。毒後冷笑曰:“賤婢早應若此。”弗顧而去。

是夜,眾矮人早歸,見白雪公主僵臥于地,知事不祥,急抱起驗看,毒梳現于發間。取之少時,公主乃蘇,告之始末。眾矮人嚴囑之。

此際,後已返宮,詢其鏡,鏡答之如前。毒後怒發上指,遍體斛粟。狂號曰:“吾與白雪不共戴天!非魚死,即網破,吾必殺之!”遂秘至一室,以巫法精煉毒果一。此果紅艷誘人,劇毒無比,少食即亡。又偽為一農婦,再至矮人之居叩其門。白雪公主自窗探首告之曰:“吾不敢納君入室,眾矮人誡我慎莫啟門。”

“憑君所願,”婦現果而言曰,“雖然,吾有嘉果,願贈于君。”

公主曰:“吾不敢取。”

婦急曰:“吾子何畏耶?疑吾果有毒乎?我與子分食之。”言畢剖其果為二。

初,後制果時,僅下毒于其半,另半實無毒也。公主愛果紅艷,實亦欲食,見婦食之無恙,亦食之。甫嚙,倒地而亡。毒後見之獰笑不已,曰:“此回再可救汝命之人也!”

毒後返宮至鏡前而問曰:“鏡告我,孰為世上最美之人?”

鏡答曰:“娘娘最美,蓋世無匹。”

毒後聞言方安,心中頓覺爽然痛快,歡樂無極。

入夜,眾矮人歸,見公主臥于地,氣息全無。矮人不敢信其亡,抱之起,極力施救,然徒勞無功。眾人悲痛欲絕,守之于側三日三夜,公主終未復蘇。眾人絕其望,欲葬之,然公主面色紅潤如昔,栩栩如生,眾矮人不忍葬之于黃泉地下陰冷之所,乃做一水晶棺殮之。外以金線嵌白雪公主之名及銘文。置于小山之上,一矮人永守之。飛鳥下翔,皆為悲歌。

數年後,一王子過于矮人之居而訪之,隨眾往拜白雪公主之棺。公主面容如舊,肌膚勝雪,血色紅艷,發若烏木。王子觀其容,讀其銘,愛而憐之,心不能平,欲購此棺,攜之歸國。矮人堅拒之曰:“遍世上黃金,亦不能令公主離吾輩去。”王子求之甚哀切。矮人感其誠,然之。

王子命人抬棺起,不慎磕之。毒果忽自公主口中嘔出,公主立覺,茫然不知所之。王子告之始末,曰:“吾愛子之心甚于世上之一切,願與子歸父王之宮,諧白首之好。”白雪公主從其言,隨之歸國。

婚禮之日,皇庭一新,富麗堂皇,嘉賓滿座,毒後亦在其中。

先是,毒後受邀甚喜,極粧扮,至鏡前問曰:“鏡告我,孰為世上最美之人?”

鏡答曰:“此地娘娘無匹。然,新婦美艷,大勝于汝。”

毒後聞言勃然大怒,然亦無可奈何,且嫉且奇之。至于婚所,方知新婦正白雪公主也。毒後急氣攻心,昏厥于地。自此一病不起,不日即亡。

婚後,白雪公主與王子恩愛甚篤,執手偕老。

, , ,

雲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